白杨河畔我的家

来源:金叶文苑(烟草内网) 发布时间:2020-10-30 11:32

上中学时,读了陶渊明的《桃花源记》,瞬间便被那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,美好闲静的世外桃源所吸引。遂感叹道:此境只应天上有,人间哪来桃花源!然而,当你漫步在我家门前的白杨河畔时,你一定会从迷离缥缈的桃花源中惊醒:桃花源中千般好,怎比门前白杨河啊!

白杨河,心中的河,是我们生活的洞天福地 ----

清晨,晨雾缭绕着从河水里袅袅升腾,似蝉翼般轻轻地舞动河岸上的依依杨柳,像姑娘胸前乳白色的围巾,围着小城飘逸,小城便如那海市蜃楼,在半空中忽隐忽现,那桥、那人、那狗、那河边的栏杆便如那天上的行宫一样。

跑步的,围着公园紧走、慢跑,男的赤了双臂,女的红了脸颊,一圈、两圈,把公园跑成了赛场,一里、两里,用脚步串起十里柏杨;打球的,腾挪闪躲,叫声连连,任羽毛在头顶穿梭,让汗水在脸上流淌;打太极的轻舒猿臂,吐纳真气,起脚处如雪花飘移,却暗藏了千斤玄机,出拳时力道强劲,却伴随着缕缕仙气;泰和桥上的美少女亮开金嗓,唱响一曲《吊脚楼上的月亮》,唱出的是昨晚的缠绵爱意,柔柔的秀发、娇羞的脸蛋、纤纤的蛮腰、动人的歌喉,醉了小城中男人,醉了河边那杨树,醉了白杨河里欢腾的锦鲤。

太阳从山头照过来,小城便在阳光下发出光芒,一闪一闪,瞬间便折射出千万个太阳,与白杨河的凌凌波光相辉映。这时,小城里的男男女女便在广场上、公园里、早餐店里、超市里欢快的行走。

坐在早餐店前的院坝里,要一碗炸酱面,一碗大骨汤,上面飘着两丝海带、几颗葱花,就是最可口的早餐了。

家门前都有一个小院坝,院坝四周栽满了千姿百态的花卉、树木、还有秀竹,白胡子老爷爷正提着洒水壶给树们浇水,晶莹的露珠在树叶上摇曳,花们微笑着向老爷爷致敬。

最热闹的还是女人街,女人都在这里为自己添彩,男人则在这里为女人献媚。

晌午时分,人们吃罢午饭,便三三俩俩、成群结队地围着白杨河畔散步,花花绿绿的人们,说着五颜六色的话,一个“哈哈”便甩过了河对面,笑声惊起一河的白鹭。

傍晚,吃烤鱼的人们挤满了河畔,把脚放在水里,一股凉爽便传遍全身。卖水饺、西瓜、玉米棒子的叫声此起彼伏。

河对岸的超大显示屏上一位婀娜的姑娘甜甜地唱道:“我在巫溪等你,等你在云台烟雨,我在巫溪等你,等你在幺妹心里……”吃鱼的男人便一拍大腿“嗨!这不是早晨在泰和桥上唱歌的姑娘么!”似曾相识的艳遇之状溢于言表,那口水和着鱼就顺着腮边流淌,吃鱼的女人们就斜眼瞟一眼自家的男人,脸上酸得能滴下二斤醋来。

冬天里,山上下满了厚厚的雪,白杨河畔也飘飘洒洒的飘着三三俩俩的雪花,屋脊上、树梢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雪花,与白色的房屋浑然一体,形成了一幅冷色调的肃穆的淡雅的素描画。

秋日的树叶像大了的孩子们一样,一夜之间就不见了踪迹,故土怎能留住梦想呢?原来,梦想都在远方!

夏天是白杨河最热的季节,虽热,但也凉爽,在白杨河畔散步,却感觉不到那灼灼裂日的炙烤。石榴花开得正艳,绿叶衬了红花,像一片燃烧的烈火,更像那艳艳的晚霞。

阳春三月,春天迈着轻盈的脚步,悄然地来到白杨河畔。小树发出新芽,柳树张开枝条,桃花、李花、月季花把两岸连成了花的堤岸。低头细听,那花骨朵儿正汩汩地向外绽放,“嗡嗡嗡”原来小蜜蜂哼着小曲,早已立上了枝头。

姑娘们穿着五彩的衣裳,牵着小猫小狗,立于花前、荷花池旁,玩着千姿百态的自拍,脸上笑成了一朵花。小伙子则躲在树荫里翘望,听着河水哗哗的流淌,看着姑娘花儿一样的笑靥,享受着白杨河畔闲适、美妙的风光。